TOM首页 > 生活 > > 正文TOM生活life.tom.com

为什么喜欢疯抢红包 4种心理在作怪

来源:
  
时间:2017-09-13 13:36

自古以来,中国人过年会有发红包的传统,代表长辈对晚辈的美好祝福,但是,最近几年流行网上发红包的方式,备受追捧。据了解,网络红包则是现代科技与传统习俗的结合,用快速、新鲜、刺激的玩法,吸引了万千公众的参与。这背后究竟透视了国人怎样的心理?

为什么喜欢疯抢红包 4种心理在作怪

分析抢红包心理 发不了财为何还爱

抢红包,现在几乎成了全民热衷的事情,有事没事都发个红包抢一抢。虽然抢红包发不了财,为何大家还这么热衷于抢红包呢?下面就随我一起去看看抢红包心理分析吧。

发红包的习俗最早起源于我国汉朝,唐宋日渐兴盛,传统的红包就是指春节的压岁钱,它既代表着长辈对晚辈的美好祝福,也被当做保佑孩子健康成长的、有辟邪作用的护身符。记得儿时,在除夕夜或者大年初一,当从枕头下发现用红纸包裹的压岁钱后,兴奋异常,红包金额虽不多(仅几元钱),但那种美好的感受,仍记忆犹新,长驻心间。

从传统上讲,红包曾长期蕴含着喜庆祥和的情绪和浓烈的情感氛围。曾几何时,我们熟悉的红包一度被滥用,甚至被邪恶化,记得央视曾发过一则公益广告,内容是对各种不正当的红包说不,红包在人们心中的形象大打折扣。近两年由微信及支付宝推出的红包,让这一中华民族所特有的极具情感色彩的文化符号——红包,再度重见天日,并赋予其在移动互联时代下更丰富的功能和更强大的生命力。

心理成本

从心理成本角度看,抢红包付出的成本很小,却有以小搏大的可能性。只要摇一摇、戳屏幕,不付出一分钱就可能抢到几元乃至数百元。这就很容易激活人们原始的动机,引发从众行为,其中也不乏不劳而获的想法在作怪。但是,当心理成本提高时(比如需要付出一定的金钱),玩这种游戏的人就会少很多。商家正是利用人们这样的心理成本计算方式,来推广他们的产品或新的网络支付模式。

社交需要

除了时间成本低,网民还有一大特点:喜欢图热闹。而人类千万年进化形成的群居性和社交需要,也在网络时代被搬上社交软件。收发红包是一种社交行为,也是春节期间促进人与人之间情感联系的传统活动,更是一种寻求人际联结的方式,这次同样被搬上网络。一抢一送之间,说明人们在社交群体中需要存在感,以及渴望交流的内心愿望。

英国牛津大学人类学家罗宾·邓巴曾经推算人类社交能力的上限,能稳定维持的关系不会超过150人。但是现实生活中,多数人的联系人数目可能早已超出这个数字。这么多关系如何维系?在网络时代,点赞、群发短信等就成为捷径。然而,除夕夜此起彼伏的短信铃声,各种抄来抄去的祝福语,越来越缺乏真诚和温暖。在任何时候,人类都渴望与他人产生更深层的联结,抢红包活动正是对这样一种深层次心理联结需要的满足。

稀缺心理

美国专家提出了“稀缺心理”概念,指的是当我们感到缺少某种东西时,思维会集中在眼前的迫切需要上,进而全面调动起热情和能力,做事更专心,还会更敏锐地去捕捉这类字眼和信息。快过年了,很多人眼巴巴地等着拿年终奖,他们的注意力更易捕捉到“分红”、“红包”这样的字眼。

口红效应

在经济不景气的情况下,人们强烈的消费欲望会转向比较廉价的商品,起到心理安慰作用。比如在上世纪初美国大萧条时期以及2001年遭受“9·11”恐怖袭击后,口红销量都直线上升,这一现象被称为“口红效应”。从去年开始,我国经济发展放缓,一些人的收入相对降低,没有购买大件商品,手中反而会出现一些“小闲钱”,正好去买一些廉价商品或做一些“廉价却能产生心理安慰的事情”,比如发红包、抢红包等。

把“抢红包”当成一种休闲娱乐活动,业余放松一下无可厚非,但有的人数十次与红包擦肩而过,郁郁寡欢;有的人没日没夜地盯住各种红包来源,不休不眠,甚至得了眼病;还有人误入陷阱,泄露了个人账户等信息。春节假期将至,节前工作任务重,容易造成拖延。就像有人说的那样:“有抢红包那时间,不如学点东西,勤劳致富才是正道!”春节是个团圆节,网络红包再火,也代替不了亲情的温度。父母、老人需要关怀和面对面沟通,别只顾盯着手机屏幕,好好跟他们说说话吧。

责任编辑:杨思思 TS00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