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ading… 京城24小时书店生存大调查_TOM生活
正文
Qzone
微博
微信
京城24小时书店生存大调查
2018-07-07 14:32 北京商报网   

 

说到京城24小时书店,不得不提的就是三联韬奋书店,如今这个“第一个吃螃蟹的人”再落一子。4月23日,三联韬奋书店第四家24小时书店在三里屯正式开门迎客。据悉,三里屯分店营业面积近700平方米,开业初期上架图书品种1.5万种,同时还经营文创产品、咖啡等产品。事实上,自三联韬奋书店于2014年4月8日开启24小时营业以来,“不眠”模式便在京城的书店圈里传播开来。过去4年的时间里,小书店燃起的“不眠”之灯,对于经营者、消费者,乃至北京,这座正处于急速发展中的城市究竟意味着什么?

布局 再落一子

棕色的地板,黑色的铁质楼梯,近700平方米的营业面积,共计上架图书品种1.5万种,与此同时,各种文创衍生产品、咖啡休息区,让位于三里屯太古里北侧的三联韬奋书店三里屯分店显得别具一格。

据店员徐女士介绍,开业首日仅一个上午的客流量就达到了400-500人,无论是对书店的布局,还是喝咖啡的休息区,顾客普遍反响都不错。一位年仅7旬的消费者王先生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,“北京就是缺这样子有文化氛围的书店”。

尽管新店开张,备受关注。但北京商报记者实地走访发现,三联韬奋书店三里屯分店的周围却不乏竞争者,在它周边,既有早在2013年便已落户的Page One书店,该店是Page One品牌在继国贸商城三期店、望京颐堤港店后,在京城开设的第三家书店。此外,还有一家朝阳城市书屋毗邻左右。那么,三联韬奋书店究竟为何会把自己的第四家24小时书店,落户至此?

三联书店总经理路英勇强调,虽然与同在三里屯商圈的Page One等书店存在竞争关系,却并不担心运营问题。三联韬奋书店美术馆总店曾因为24小时营业才吸引很多读者慕名而来,但是三里屯商圈本身就称得上是24小时在线,因此入驻在三里屯的分店时刻都有潜在阅读群体,在此休闲娱乐的消费者都有可能走进书店,“书店有各自的经营特点的消费受众,三联韬奋书店也有相当一批忠实的用户”。

除此之外,三里屯因自身特有的区位优势,常年吸引很多外籍人士聚集于此,区别与以原版进口书著称的Page One书店,三联韬奋书店则在书籍的选择上,着重选择了大量关于中国传统文化的书籍,希望在一定程度上借此推动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播。

现状 境况不一

自从2014年三联韬奋书店挂牌“24小时书店”,连续两年销售总收入超过2000万元,增幅达到60%,被赞为北京的“深夜书房”后,不打烊的概念便开始受到实体书店的追捧,一时间,不同品牌的24小时书店纷纷涌现,但是,各类“24小时书店”的运营状况却存在很大的差异。

目前除三联韬奋书店的4家分店外,北京发行集团先后开设了中国书店燕翅楼店、新华书店花市书店、新华书店香山书店三家24小时书店;北京新华书店首家24小时店——花市书店开启了不打烊模式;文轩云图24小时智能书店也进驻了北京。

北京商报记者走访了多家24小时书店发现,交通和人流量对于24小时书店的运营有至关重要的影响。一些位于高校周边或者大型商圈附近的24小时书店,晚上10点书店专为读者设置的桌椅早已全部被占满,而书架之间的小凳子若不仔细寻找,也很难找到有剩余的,即使到后半夜,店内也有20人左右,且基本都是正在看书的年轻人。

但书店实行24小时后并不意味着每时每刻都能有生意上门,一些24小时书店反而更像是一个深夜寄宿的场所。总体而言,18时-20时,即很多读者刚刚下班后,是书店夜间销售额较高的时间段,但这一时间段的销售额远无法与白天相比;而在20时-23时之间,由于大部分读者回家,书店销售额持续降低;最终在23时以后,留在书店的基本都是看书的读者。可以说,在夜间运营过程中,书店至少有6个小时是处于空白期、没有销售的。

与此同时,随着读者对于24小时书店新鲜感散去,夜晚来到书店的消费的人流正在逐渐减少,但书店仍需承受因24小时运营带来的成本上的增加。有书店工作人员像北京商报记者透露,如果书店想要达到收支平衡,需要在夜间有2万-3万元的销售,但实际根本无法达成。此前陕西万邦图书城则已经因为成本高、收益低而取消了24小时运营。

资深出版人杨文轩指出,从社会效益层面来看,24小时书店是城市文化氛围的一种体现,让书店的运营时间不再成为阅读的限制。但是从经营层面来讲,24小时运营并不是解决实体书店转型问题的方式,以三联韬奋书店为例,有较为广泛的受众群体和较高的社会知名度,再加上多年运营经验的积累,24小时不打烊的概念可以成为一个新的销售增长点,但是对于一些较为小众,规模有限的书店来说,不打烊只是徒增运营成本,反而不如向文化广场运营模式转变,更容易彰显出自身的特色。

发展 标新立异

对于24小时书店前期的盈利难的状况,政府目前也给予实体书店补贴,比如中国书店的首家24小时古籍书店就是北京西城区政府免费提供的,在不收取房租的基础上,还会以“政府购买服务”的方式给予补贴。此次三联韬奋书店三里屯分店也得到了政府方面在资金上的帮助。但是行业人士指出,补贴对于24小时书店运营所能起到的作用是有限的,有自身的鲜明特色的书店才能借助24小时运营模式获取更为长久的收益。

北京商报记者调查发现,由于夜间图书销售额不高,为了能维持店内的运营,众多24小时书店都将咖啡、文创产品等内容作为书店另一项主力业务。然而,读者对于这类产品的购买欲望似乎并不如预期那样强烈,甚至还有读者晚间来到书店会自带饮品。事实上,相较于所售卖的附加产品,主题化的室内布置、舒适的座位、灯光显然更能吸引读者消费,例如,大众书局的探索不仅有24小时书店,还开办了女性、电影等更多主题书店;而博书屋则成为集数字阅读、电影放映、艺术品展示和“北京礼物”的复合文化共享区间。

“单靠图书难以盈利,书店的人气必须导入到其他利润更高的业态中,寻求适合自己与商圈的特色经营方式。”独立书店经营者唐勇强调,图书电商出现后,以其超低折扣以及便捷性从实体书店截获无数读者,让书店成为图书电商的展示平台,而这种橱窗效应在24小时书店更为明显,但是当以书为核心的书店具备独特的品牌影响力,书店将会像电影院一样的文化生活“标配”。

杨文轩指出,24小时书店不能仅是一个在夜间安静开放的场所,反而应该是营造夜文化的核心区域,此前单向空间便举办过“疯狂朗读夜”的活动,读者在夜间依次上台朗读,对于很多人来说这或许仅是自娱自乐,但这样的文化氛围却为书店注入不少生气,“夜间的书店也应该是鲜活的,无论是用人,还是用活动去填充,这样的书店才算是达到了24小时开放的真正目的”。

北京商报记者 卢扬 王嘉敏

 

责任编辑: 3965LC TS004
责任编辑: 3965LC TS004
广告